筑 路 贵 州 的 故 事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9-08-28?【字体:

田志波

    前几天,徐州地铁项目的书记黄福国向我挖掘老铁建人的筑路故事。从哪写起呢?黄书记说:你们当年在山沟沟里呆的多,环境艰苦,整理整理,应该会有不少的故事吧。他这一说,不经意就勾起了我对参建南昆铁路、筑路黔西南的一些回忆来。

故事1   一棵黄桷树

    南昆铁路贵州段开工要晚于云南段和广西段,那是因为贵州?#25991;?#24230;最大,前期各种准备工作推进都极不容易。1993年大学毕业后,刚好赶上了贵州段开工,于是我?#29615;?#37197;到了贵州段工地,工点位于黔西南州顶效镇境内。

  我?#26377;?#29983;活在湖北江汉平原,那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方圆几百里,连个坡都很少有,打小就没见过什么山,自进入贵州境内,很快我就感受到了大山之于贵州那种无处不有的存在,民间更是总结出了贵州三句话“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随着时间的推移,开门见山,出门见山,推窗还见山,工地也是在半山腰上,我那时的心境,便由一开始见山的一点点小兴奋,渐渐就没有了感觉,甚至于开始觉得起这绵延不绝的大山阻挡了我们的视野,影响了贵州的发展。

  某个夏日,我和同事们从半山腰的高寨隧道工地下山。口渴难耐,有同事建议到山下的村子找董村长讨点水喝,董村长因为配合征地,与同事混得熟了。进入村子,董村长正好在,于是好客的他为我们倒上了大碗的白开水解渴。嗓子润好了,我说,董村长你们村房子真的是古色古香,有年头了吧。村长说,这些房子还不算有年头,村里有比这更有年头的呢。村长这一卖关子,提起了我们的极大兴趣来,于是我们提出要开开眼界,村长便带着我们七弯八绕,到了一棵大树前。

  我们?#24067;?#23601;被这棵大树震撼住了。只见这棵大树粗壮高大,枝繁叶茂,目测树干大概要三五人才能合抱过来,硕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有种独?#22659;?#26519;的气势。村民更是在树枝上挂满了红布条,不用说,那一定是村民?#32784;?#31069;福的。树下,还盖了一个简易的小庙,香灰满满香火不断。看来,这棵树年岁不小了,董村长自豪地说,这棵黄桷树应该有三百多岁了,一代一代,我们保护着树,树保佑着村子和村民。

  ?#19978;?#24403;年?#25925;?#33014;片时代,照像留影都是奢侈之事,但这棵树绝对在我心中生了根有了位置了。?#22791;?#22810;年,我见过了不少的古树名木,但我依然清晰记得这一棵贵州黄桷树,特别是董村长所说的那种人树相依、生生不息的朴素和谐,不正和我们现在追求的那种生态文明是一个样板吗。这棵黄桷树,应该就是我们能记得住的乡愁。

故事2  一个小遗憾

  南昆铁路?#21069;?#20116;建设期的重点工程,在那个年代,通讯、交通、信息、媒体都极?#29615;?#36798;,获得信息的渠道少之又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了南昆铁路之所以难,除了地质条件差、施工条件艰苦等,更有一大难就是技术之难。隧道有著名的高瓦斯隧道——家竹箐隧道,桥梁有板其二号弯梁桥,还有最大名鼎鼎的南昆铁路清水河大桥。?#20204;?#36328;越清水河峡谷,采用高墩大跨,以墩高100?#20303;?28米大跨度的连续梁桥施工,设计和施工难度创下那个时代的诸多铁路建设记录。

  当年年少气盛的我,非常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参与到有如清水河大桥等如此高难度的顶尖桥梁的建设之中去,实现人生价值,于是,心里埋下了一个梦想。同时,也非常希望能有机会到清水河大桥现场去看看,因为路程也不远。我想实地感受一下国家重难点桥梁的施工热度,学点实践技术。但最终,我到现场参观学习的想法一直?#25377;?#24515;?#31069;?#27809;有向项目经理提出申请,也就没有去成,永远成了一个未能实现的小遗憾。

  虽然20年后的我,也参建了在铁建行?#30340;?#21516;属高难度的兰新高铁祁连山隧道、大坂山隧道,还有单孔跨度在168?#31069;?#36328;度超过清水河大桥的呼准鄂铁路黄河特大桥等,但在我的心中,未能谋面的南昆铁路清水河大桥,依然占有神圣的地位。

故事3  一片自豪情

  2010年,我参建兰新铁路第二双线。这是一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客运专线铁路,需要以长大隧道形式穿越祁连山和大坂山。工地高海拔,高寒缺氧,地质条件极差,施工难度极大。有一次,负责具体施工的中国铁建同事王永?#24120;?#21644;我讨论如何给祁连山隧道的难度定位。他说他参建了宜万铁路,宜万铁路之难,号称“赛三昆,超两宝?#20445;?#22914;今的兰新高铁祁连山隧道?#37096;?#29992;上这个定位。我说,?#20540;?#20320;说的太对了,因为三昆的建设,我是亲历者,我参加了南昆铁路建设,有最真实感受。

  我心中立即升腾起一片自豪之情。所谓赛三昆,三昆是指铁路建设最具难度的南昆线、成昆线、内昆线;所谓超两宝,则是指宝?#19978;摺?#23453;兰线。这些专业的代名词,在铁路建设者心中,都是高难度的代名词,是克难攻坚的铁建精神的最佳代表作。能参与“三昆、两宝”的建设,相当于参加打赢了解放战争的三大战役,能不自豪吗?

  随着科技大发展,机?#24213;?#22791;的进步,中国建设者做出了更多的让世界惊艳的超级工程,比如港珠澳大桥,其难度其技术都达到新的高峰。但是我们回想南昆铁路的建设,在当年极端艰难的条件下,参建者的那种战天斗地的精神和意志,依然让人感到无?#26085;?#22859;、无比自豪。

故事4  一生的关注

  贵州,现在是国家旅游?#28212; ?#20844;园省,是人们心中的诗和远方。不过至今我也没有再回到贵州,更去不了曾经参建南昆铁路的黔西南,看看那一方山山水水。但自从有了“学习强国APP”后,信息时代,指尖移动,全球尽在?#21482;?#23631;幕之中,贵州,这个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也成了我一生的关注。

  我第一时间订阅了“学习强国”之贵州学习平台。在这里,我很惊讶于贵州的巨大变化。想当年我进入贵州时,只有一条贵阳到黄果树的贵黄高等级公路,其标准也仅仅是做到了全封闭,全立交,但只是两车道,还不是高速公路。如今,贵州却做到了县县通高速,国家高铁网也在贵州?#32784;?#20843;达,这是非常了?#40644;?#30340;成就。特别是天眼FAST,更是让贵州闻名全球。

  甚至在贵州学习平台上看到了我最想要看到的南昆铁路,看到了清水河大桥的视频。无人机拍摄的南昆铁路清水河大桥挺拔巍峨,丰采依然;清水河峡谷则绿意盎然,?#21543;?#23452;人,峡谷幽深,飞瀑悬挂,令人神往。这就是现代的贵州,也是无数的老铁建员工们曾经为之奉献青?#28023;?#31569;路大西南的一片热土。


作者:江苏省徐州市 四公司徐州地铁二号线04标项目部


玉皇大帝APP